本期嘉賓:
  韓 鋒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副院長
  張勝軍 北京師範大學政治學與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
  張玉來 南開大學日本研究院副教授
  主持人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魏香鏡 實習生 陳成 戴緒
  策劃:羅彥軍
  日本近幾個月積極拉攏南太平洋地區的國家。7月6日至12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先後訪問新西蘭、澳大利亞以及巴布亞新幾內亞三國。在對新西蘭的訪問中,安倍遭遇媒體拷問“為何解禁集體自衛權會讓亞洲更‘安全’”,約翰·基總理的表態則顯得小心翼翼,稱希望亞洲國家通過外交途徑解決相關議題。在對澳大利亞的訪問中,阿博特總理則對“解禁”給予“充分肯定”,並稱贊日澳已結成“最穩固的友誼與最務實的伙伴關係”。在最後一站巴布亞新幾內亞,安倍計劃前往該國北部城市威瓦克並向當地的“二戰”戰歿者紀念碑獻花。
  有分析稱,安倍對南太地區三國的訪問更多基於經濟目的,甚至有媒體總結此次訪問是一場“資源和能源之旅”。除了經濟因素考慮,日本為何越來越重視南太平洋地區?安倍在南太地區就解禁集體自衛權進行解釋時,為何新澳作出不同的反應?本期南方時事圓桌邀請了三位國際問題專家,就日本在南太平洋地區的外交戰略進行解讀。
  為“友誼”也為資源日望談判對美產生約束
  南方日報:為什麼日本重視發展與南太平洋國家的關係?有分析稱是日本為了確保鐵礦石、液化天然氣等能源的供應,意在開展“資源外交”。您的觀點是什麼?
  韓鋒:安倍晉三的訪問基於國家戰略的考慮。首先,日本與澳大利亞都是美國在亞太地區最重要的盟國。日本在成為經濟大國以後加入到西方的行列中,認為與澳大利亞的價值觀一致,非常重視與澳大利亞的合作。其次,在傳統上,日本就與南太平洋地區的國家非常緊密,這次安倍晉三訪問該地區的三國,既是為維繫傳統友誼,也是為資源而來。
  張勝軍:日本經濟高度依賴海外資源,安倍訪問有豐富資源的南太平洋地區應是題中之義。除了資源領域的合作,日本還與澳大利亞簽署了旨在實現兩國貿易投資自由化的經濟合作協定(EPA),並與新西蘭《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TPP)進行了磋商。由此可見,加強經貿和資源合作是日方非常重要的考慮。此外,日本訪問三個南太平洋國家經過“精心挑選”,由於現在國際上能為日本“背書”的國家不多,安倍訪問太平洋地區是為了平衡中國的影響力。在日本眼中,新西蘭和澳大利亞都是所謂的“民主國家”,是日本政府非常想拉攏的價值觀同盟。
  張玉來:在資源供給上,南太平洋地區的鐵礦石和天然氣對日本很重要,從安倍考察澳大利亞鐵礦山採掘現場的舉動,就能看出日本對資源的強烈需求。其次,日本與南太平地區的發達國家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經貿合作比較密切,此次安倍訪問澳大利亞主要在談EPA,EPA對日本農業利益有幫助,有助於爭取相關方選票。日本還與澳新分別談了TPP的問題,當前TPP的談判已經進入了膠著狀態,美國不肯讓步,日本希望可以借助與澳新的談判對美國產生約束作用。
  推行“以外壓內”日澳進入“蜜月期”
  南方日報:澳大利亞政府在處理對日關係中,一直非常謹慎地對待歷史問題或日本的軍力發展。然而,為什麼阿博特政府放棄了之前比較中立的立場,轉而在解禁集體自衛權問題上表示了支持?
  張勝軍:阿博特表態可能與澳大利亞國內政局有關。此前擔任澳大利亞總理的陸克文和吉拉德都是工黨的政治家,他們在處理複雜的東亞問題時,會持比較中立的立場。而阿博特是自由黨領袖,屬於社會保守派,在對外政策上的立場比較強硬。澳大利亞在二戰中也遭受了日本的侵略,阿博特釋放出這個信號,明顯罔顧二戰的歷史,這一表述可能會在澳國內和國際社會引起反彈。
  張玉來:澳大利亞是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後獲得國際認可的重要突破口。澳總理阿博特不但表示支持,還破例讓安倍到國會演講,澳大利亞對安倍的高規格待遇形成了對日本國內的壓力,是安倍“以外壓內”的策略。安倍的戰略是,以澳大利亞為杠桿,在安全上撬中國,在經濟上撬美國。從安全保障層面來看,首先是圍堵中國。美日澳希望形成亞太地區海上的“鐵三角”,在海洋上形成對中國的威脅。安倍此行訪問收穫很大,日澳明顯已經進入“蜜月期”。
  重視對華經濟關係新西蘭表態謹慎
  南方日報:新澳兩國對待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有何不同?新西蘭的對日政策出發點是什麼?
  韓鋒:大背景下新西蘭與澳大利亞的對外政策比較相似,但仍有不同。在冷戰期間,美新澳先形成同盟關係,但是後來新西蘭奉行“無核政策”,新美同盟關係受此問題產生阻滯。因此,美澳新同盟僅是名義上的關係,多年已沒有實際合作。同時,新西蘭成為第一個與中國達成自貿協定的發達國家。新西蘭與中國有緊密的經貿關係,這促使新西蘭在涉及複雜的亞太政治和外交事務時表態謹慎。
  張勝軍:新西蘭和澳大利亞都在二戰中遭受了日本的侵略,澳大利亞在安倍政府沒有做出實質性承諾的情況下就貿然允許解禁,可以說是戰略上的失誤。新西蘭對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舉動實際上有所警惕。新西蘭相較澳大利亞的態度較為審慎,有經濟上的考量。這個國家非常重視對華經濟關係,對中國的經濟需求較強,和中國的關係一向較好,新西蘭表態謹慎是不想刺激中國。
  維持海外資源生命線巴新成戰略要地
  南方日報:安倍訪問的最後一站是巴布亞新幾內亞,在日本對南太國家的對外政策中,巴新占據什麼樣的地位?
  韓鋒:巴新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其一半國土位於亞洲,一半在南太地區,而且它又是連接太平洋東西南北的要地,歷史上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此外,該國的礦藏非常豐富,符合日本開展“能源外交”的戰略構想。日巴關係近幾年發展密切並非是日方“一廂情願”的選擇。巴新在南太地區是非常重要的國家,其外交比較活躍積極,近幾年隨著東亞的發展繁榮,巴新也想借助自己的地理優勢參與到東亞的發展進程中,非常願意發展與日本、中國等國家的關係。
  張玉來:巴新在二戰遭受過日本的侵略,在日本看來,解禁集體自衛權獲得巴新的認可是重要的一步。其次巴新在馬六甲海峽附近,緊挨印尼,占據重要的地理位置。日本是巨大的能源進口國,巴新的地理位置對於維持日本的海外資源生命線十分重要。安倍的戰略是包圍中國,即“進軍東南亞”,巴新的地理位置恰好非常靠近東南亞。日本的包圍中國戰略不光是從安全角度來考慮,也有經濟因素。日本企業間有“中國風險論”的說法,不贊同把工廠全部設在中國。如果巴新對日本進行友好表態,也可能會獲得日本企業的援助。
  不放過每一個角落中國應施展全方位外交
  南方日報:面對日本近日積極拉攏南太國家的舉動,中國應該怎麼辦?
  韓鋒:現在日本太過於敏感,把中國的自然發展視為一種威脅,當中國成為多數國家的貿易伙伴時,日本就認為中國在挖牆腳。目前,日本把所有涉及到中國的問題都在政治化處理。如果一直堅持這種心態,那麼日本看待地區問題的眼光就會發生變化。日本總是帶著一種防範和競爭的心態看待中國的發展,認為中國的發展是針對日本。這種想法毫無道理。日本在上世紀70年代、80年代甚至90年代經濟繁榮,在亞太乃至全球都可看到“日貨橫行”現象。在那個時候,中國從未批評或嫉妒過日本,更沒有抵制日貨。在現階段,中日相互合作才是正路,而不是我擠你你擠我。
  張勝軍:日本訪問這三個國家,對中國也是一種警醒。南太平洋地區的國家一直未被我國看做外交的重點。南太地區國家普遍在國際政治上的角色不突出,引起的關註較小,但並不是說其不值得關註。中國要積極應對,要施展全方位的外交,就是要強調不放過每一個角落,不應該放鬆對南太地區的投入。
  張玉來:安倍拉攏多國的目的是欲打亂中國經濟增長的步伐。中國要對日方的做法保持“淡定”,仍然堅持以經濟發展為主,一旦經濟發展的“蛋糕”越來越大,自然可以將紅利轉移至他國,吸引他國一同發展。假如我們把精力轉移到安保和軍備競賽上,就會被日本牽著鼻子走。我國堅持走發展經濟的道路,並保持和其他國家的互惠關係,就能分解對方的陣營。不要因為安倍的舉動就放緩推動與某些國家的雙邊關係。  (原標題:為推行所謂“價值觀” 日政府將手伸到南太地區)
創作者介紹

1902

ia30ialt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